我的“九三”情怀

发布日期:2020-09-17 来源:复旦大学委员会 作者:颜志渊

  我与九三学社同龄,入社已整四十年,我家祖孙三代皆为“九三人”!我对九三学社感情颇深,当我学生时代,爷爷颜福庆任九三学社市委副主委、上医九三学社组织主委。家中常举行社组织生活,“九三”前辈在咱家活动,会后在花园打太极拳室内打牌跳舞。我负责送点心,因此认识了不少“九三”的伯伯叔叔阿姨老前辈,如荣独山、王淑贞等。

  1980年,我由江苏落政回沪进上医大,义无反顾加入“九三”,从而在组织培养下取得进步和成长。当时,我送给九三学社上海市委一张毛泽东宴请爷爷的照片,曾放在主委办公室。我决心继承遗志为九三学社做应有的贡献!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当选九三学社上医大分社委员并出任五单位联合支社主委,积极主动开展社务工作,又担任社讯通讯员,并当上区政协委员,那时年富力强,多次获奖。归功于党的领导和九三学社的栽培,我参加了各种培训班,政治觉悟理论水平迅速提升!

  1991年,我调到九三学社徐汇区委当秘书长,协助主委开展工作,期间又活跃在徐汇区参政议政舞台上,除多次评为政协活动积极分子外也撰写提案,曾获优秀提案荣誉。有一篇关于民主监督的统战论文还被评为2001年社科论文一等奖。此外,我积极发展亲友、同事中符合条件的同志入社,如从海外引进的人才卓维海博士,现在任复旦大学放射医学研究所副所长。我在担任五届区政协委员后又当选区人民代表,以内务司法及侨民宗工委委员身份尽心尽力履职。期间,担任过本区若干机关及复旦大学特邀监督员,作为九三学社社员发挥民主监督作用,受到上级好评和表扬。

  退休后的我,老牛明知夕阳短,不用扬鞭自奋蹄!65岁时我接任九三学社区委主办的沪西业余科技学校校长职务,力求完成社会办学任务,最终完成复杂艰苦的停办事宜。世博会期间,我是徐汇区最年长的服务站长及志愿者,获了奖,也为“九三”争了光。

  我还运用写作特长为“九三”出力,在《上海九三》《上海九三先贤》《上医大九三五十年纪念册》……上海台、山东卫视、凤凰网、湖南卫视上,大力宣传九三学社先贤的爱国精神和报国情怀。去年,我不顾高龄,受中国科协邀请,加入报告团,与许德珩、茅以升等后人赴东北、西北、湖南五市及复旦大学医学院进行公益宣讲,响应中央号召,弘扬科学家精神,传递正能量。听众合计逾千,大多为大中学生、干部、医生、护士等。

  2007年,本人完成《颜福庆传》的写作,曾得到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大力协助,提供了不少史料,不胜感激!我于几年前参加社市委社史与理论工作委员会,在张晓鹏主任领导下做了一点工作,有生之年还将再接再厉,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。

  为了完成爷爷遗愿,我决定百年后捐赠遗体给母校供解剖。在九三学社创建75周年的值得纪念日子里,我当继续为亲爱的组织尽心尽力!相信九三学社事业蒸蒸日上,明天会更好!

1980年刚加入九三学社时与市委干部及部分九三学社同志合影


上一篇:信仰的传承